诡医毒妃:王爷滚下榻连载40.08万字
最新章节:第191章 你是喜欢翻墙,还是喜欢翻我家的墙? 2021-04-30 22:50:17
甜宠/爽文/王爷/毒妃/重生
作者:菩提姑娘 主角:楚琳琅/容烬/顾文景/韩玉姬/顾文含
菩提姑娘
签约作家
40.08万
累计字数
1
上辈子,她爱的男人放干她一身的血,去救他心中的白月光。 这辈子,望着自己跪了三天三夜求来的赐婚圣旨,楚琳琅冷笑,手撕圣旨,踹翻狗男人,“不嫁!谁稀罕嫁他!” 这辈子,她不要他了。 哪知道,狗男人变成狗皮膏药,走哪跟哪,撕都撕不掉! 不仅狗男人难缠,还有个进出她闺房跟逛窑子一样随意的变态纠缠不清。 她的人生目标有二:第一,摆脱狗男人,第二,弄死臭变态! 直到某一天,她突然发现,那狗男人和死变态莫名有点像?
第1章 手撕圣旨

赵子峰了然,这是不见了。

韩雨宁早就料到了姨父不会见她,所以让他转告,“姨父,韩雨宁说她知道您一直想要的东西在哪。”

“什么?”韩相闻言迟疑了片刻。

“秘宝。”赵子峰吐出了韩相最想听的两个字。

……

韩二公子再度翻墙,轻松潜入目的地。

“你踩坏了我的药草。”

淡漠的声音传来,韩玉姬猛地一回头。

顾文含就站在他身后。

这人翻墙被抓个正着。

但韩玉姬是谁?

放眼京都,论眼皮厚,他认第二,没人敢争第一。

韩玉姬短短几秒钟的尴尬之后,轻轻挪开脚,无视脚下被他踩扁的那棵药草,很快就换上了风情万种的妖孽笑容,“对不住对不住,我一时没瞧见,下次注意,我下次注意啊。”

还有下次?

顾文含面色平淡如水的看着他,这人将翻墙潜院当成了乐趣不成?

“你该庆幸这是无毒的药草,不然韩二公子现在且不能站着....”他顿了顿,捡了个适合韩玉姬的词说,“搔首弄姿。”

“嘿,你这话说的。”韩玉姬笑笑,“二公子何须搔首弄姿,二公子这是天生丽质,天生的你懂么?”

顾文含想说,我不太懂。

一个男人,说自己天生丽质,引以为荣。

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。”顾文含淡淡道。

“那是。”韩二公子就是一点都不谦虚。

老天爷赏饭吃没办法,谁让他天生貌美呢。

韩某人深以为傲。

耍嘴皮子,韩玉姬没怕过谁,完全没把顾文含话里的调侃打趣当回事。

倒是像顾文含这样淡如水的调侃,太无趣了些。

韩某人嫌弃人家无趣,死板,无欲无求啊,最后总结为禅师!

翻过顾家的墙,踩了顾文含的药草,韩二公子那些不爽的起床气,臭脾气好似都消失了。

转眼又是那个轻佻散漫的纨绔子弟。

风流倜傥的韩二公子。

顾文含瞧着他招摇的红衣松松散散的穿在身上,衣领敞的有点开,这人还真不愧得了个搔首弄姿的美名。

“我有个问题很好奇。”

韩玉姬愣是没从他清雅的面容上看出有丝毫的表情,这人真不愧是禅师啊。

“什么问题,随便问,二公子对你,那还不是知无不言么。”韩二公子大方的说。

顾文含挑眉,这人行为处事,对谁都这么暧昧的么?

万花丛中过的韩二公子,暧昧似乎也不奇怪。

“你是喜欢翻墙,还是喜欢翻我家的墙?”哪知道,顾文含淡淡的吐出这么个问题。

顾家没有正门吗?

还是正门不让他走?

韩二公子可知,这世上有拜访二字?

韩玉姬硬是楞了下,“....不瞒你说,我很少翻别人家的墙。”

那就是喜欢翻顾家的墙了?

“韩二公子应该听说过,上两次翻顾家墙的小贼,是什么下场?”顾文含不紧不慢的说。

韩玉姬挑眉,他岂止知道,为此他还赚了不少银子呢。

话题似乎扯的有点偏,韩玉姬没忘了自己所为何来的,“那什么,我翻墙,是有事想请你帮忙。”

顾文含淡如水的目光瞧了他一眼,“韩二公子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请人帮忙还翻墙,这人真的很轻狂。

韩玉姬从禅师语气中听出了那么一丝丝的....嫌弃,讪讪的摸了摸鼻头说,“我这不是想到了你,就来找你帮忙了吗?谁让顾二公子妙手仁医呢。”

顾文含似是没什么兴趣跟他耍嘴皮子。

他拿了个小锄头,打算来翻翻土,浇浇水,很不幸,韩二公子一脚下去,他悉心载种的药草夭折了。

“那什么,你这什么药草,回头我赔你,现在你先帮我个忙呗。”

韩玉姬不好意思的说,顾文含一直盯着他脚下踩扁的那棵药草,二公子都不敢动脚。

顾文含转身,韩某人立马拉住人家,“别这样,二公子并非有意踩坏你的药草,等崔老头回来,一定赔你!可眼下,你就先帮我个忙呗?”

“崔老头?”顾文含揪住了一个人名。

“呃...”韩玉姬心想,差点说漏嘴了,崔老头是极乐阁主身边的人,他眼珠子转了转说,“就是个老头。”

“.....”说了等于没说,顾文含知道他随口敷衍,不想说,顾文含垂眸瞧了眼,“松手。”

韩二公子对谁都喜欢动手动脚的么?

这人拿不正经当饭吃。

“你到底帮不帮忙啊?”韩玉姬没撒手,你倒是给句话啊!回头耽搁久了,阿烬那厮又该叨叨他了。

韩玉姬心想,顾文含要不肯帮忙就算了,横竖京都会医术的人不少。

大不了他再找别人。

韩二公子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个喜形于色的人,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。

“什么忙?”顾文含声音轻然。

韩玉姬挑眉,“找你除了给人看病还能干嘛?”

“.....”他竟无言以对。

再次被拽到郡主府,顾文含心想说,京都挺小的。

绕来绕去还是这里。

“王爷又病了?”顾文含面不改色的问。

“这回不是王爷,是楚....郡主。”韩玉姬随口道。

“郡主怎么了?”顾文含抿唇。

他哥刚在家里喝闷酒,还以为是王爷上门打完架,结果两败俱伤,韩玉姬着急拉他来给王爷看病呢。

“谁知道她怎么了。”韩玉姬好没气的哼哼,催促道,“你赶紧进去,看看她究竟什么毛病!”

顾文含顿了一下,“你不进去?”

“我就不去了,二公子在外面等你。”韩某人不以为意的耸耸肩。

他拒绝见楚琳琅。

毒死了人家满院子的花,二公子多少知道心虚的。

顾文含想说,韩二公子你可知,就在一个时辰前,王爷上门和我哥大打出手?

转头就找他来给郡主瞧病。

顾文含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。

……

赶走容烬之后,楚琳琅就在铜镜前沉静的坐了一个时辰,像灵魂出窍似的。

直到夏兰来敲门,“郡主。”

楚琳琅才从镜子的魔魇中慢慢回过神来,眼神开始聚焦,声音略显沙哑,“何事?”

“顾二公子来了。”夏兰低声道。

楚琳琅打开门,便见顾文含青衣雅面,等在院子里。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