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前夫他总在装穷连载44.11万字
最新章节:第198章 戏真多 2021-04-22 01:42:28
沙雕 一毛不拔 高冷 深藏不露
作者:季夏 主角:厉勉|谢岸
季夏
签约作家
44.11万
累计字数
1
厉勉是出了名的铁公鸡,内裤一穿就是好几年,缝缝补补又继续,衣服永远只有三套一模一样的,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六十年,谢岸因为身体原因走在厉勉前头,谢岸下葬那天,厉勉被当地最大的慈善机构拦住,慈善机构负责人泪眼汪汪握着厉勉的手,“厉先生,感谢您和谢先生给‘儿童之家’捐了三千五百万,我们……” 厉勉怀疑自己听错了,七十岁的老头上一秒还沉浸在痛失另一半的痛苦中,下一秒就遭受了非人的打击。 “谢岸,你个砍脑壳的,居然偷偷背着你老攻藏了这么多钱,你还全捐出去了!就给老子留三块,谢岸!”
第1章 厉勉,来,吃面了

“男……男朋友?”陈漫像是听到什么令她无比震惊的秘密似的,精心涂着口红的嘴大大张着,“你是说哥他……”

“嗯。”谢岸这声肯定的回答彻底击溃了陈漫的心理防线,她形容不出此刻的心情,各种情绪轰一下涌上来,她的大脑出现片刻的空白。

过了好久,陈漫才抹了把精心化了妆的脸,“我爸妈他们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陈夫人端着切好的水果走过来,“今晚你哥不回去,你们俩好好叙叙。”

“不了。”陈漫没再继续说下去,抓起沙发上的手提包,“我刚接到公司电话,通知要过去加班。”

“你这孩子。”陈夫人嗔怪道:“你哥好不容易来一回,你有什么工作就不能往后推推?”

陈漫眼眶红着,像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哭出来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一整个青春的暗恋,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,终究还是无疾而终,半点回应都收不到。

陈漫从来没有对谁说过,谢岸才是那个惊艳她大学四年的男孩,母亲心思细腻,从她写下的字里行间觉察出不一样的东西来,将这些零碎的少女情怀拼凑在一起,最后得出她喜欢谢岸的结论。

陈漫踩着高跟鞋离开,空气中还残留着她身上喷的某品牌的名贵香水,窗户一开,香水味随之消弭。

“这孩子。”陈夫人尴尬地笑了笑,“小谢你别见怪,小漫工作忙起来就是这样,有时候饭吃到一半就得急急忙忙往公司跑。”

从陈老头家出来已经快凌晨了,厉勉执意要回去,态度十万分坚决,让谢岸怀疑假如他不同意的话,厉勉这货就算是走,也一定会走回去。

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一点了,厉勉和谢岸挤在逼仄的卫生间洗漱。

“小锦村那边出了什么事?”谢岸突然问,话音刚落就见厉勉刷牙的动作一愣。

谢岸耐性地等厉勉出声,半响后,厉勉才开口:“村长和《天下有双》剧组签订的合同有好几处漏洞,拍摄吊威亚的一场戏中,一位演员不小心掉落悬崖,最后没抢救回来,剧组认为是小锦村的过失,因为相关人员并没有提前告知他们拍摄地具备风险。”

“剧组昨天正式起诉了包括村长在内的几个相关人员,要求赔偿上千万的金额。”

厉勉说到这里连叹好几口气,“他们怎么不去抢呢?小锦村从哪儿弄那么多钱给他们?谢岸你说说,如果只是走法律程序的话,倒也不至于让人这么头疼。”

“《天下有双》剧组好几位演员都有千万粉丝,全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透露了这件事,现在大众的舆论对小锦村十分不利。”

“律师怎么说?”谢岸拿过墙壁挂钩上的干毛巾,主动替厉勉擦头发。

“打官司我们不一定会输,现在的问题是,小锦村正遭受着外界很大的压力,以往人们争着打卡,现在是人人谈小锦村色变。”

“这个剧组也太不要脸了。”厉勉最后做总结陈词,“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得出来,简直和李恒一个德行。”

“李恒?”

“就暗恋我那个,《天下有双》这部剧的主演之一。”厉勉提起李恒就头疼,“都怪我个人魅力太大了,导致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对我念念不忘。”

厉勉边说还边偷瞄谢岸,想看清谢岸脸色有没有变化。

不容易啊,这回终于轮到谢岸吃醋了。

“李恒……”谢岸反复念了两遍这个名字,“昨天他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“啊?”

“他说我是插足你们爱情的小三,你爱的其实是他,我只不过是他的替身,还说现在他这个正主回来了,我这个替身可以离开了。”

厉勉:“……”

戏真多,不愧是学表演的。

“谢岸,你别听他胡说啊。”厉勉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,“我跟他没关系,我只知道他叫李恒,其余一概不知。”

谢岸掀眼看了厉勉一眼,“那他怎么知道你左胸下面有颗痣?”

“靠!”厉勉的反应空前激动,“这孙子竟然敢偷看我洗澡,嘤,谢岸,你男朋友洗澡被人偷看了,你要不要管?”

谢岸:“你怎么知道你洗澡被人偷看了?”

这个问题很好回答,厉勉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解释,“男人的本性,拿我来打个比方说……”

谢岸忙捂住厉勉的嘴,不让他有机会说下去。

第二天,厉勉一大早就起床给谢岸做早餐,久违的香气灌入鼻腔,谢岸睁眼醒了过来,身旁的被窝里还温着,厨房传来切菜声,一切都在提醒谢岸这不是梦。

谢岸觉得自己变得矫情了,一个星期不见人,会眼巴巴地盼望着厉勉突然出现,厉勉要回去,自己又舍不得了。

早餐刚做好,林楷准时来敲门,对于林楷这种自带碗筷的人,厉勉表示十分不欢迎,好几次想把林楷轰出去,都被谢岸一记眼神给制止了。

“谢哥,等会不用送。”林楷吃饱喝好,抹了把嘴,“我们到了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谢岸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。

厉勉和林楷要准点上飞机,这个时候就得出发,厉勉人刚走到楼下,身后就传来脚步声,他心神微动,薄唇牵起一抹笑,“就知道你舍不得我。”

厉勉说完想来一招霸总的戏码,转身作势要将那个人的手腕捉住,再将人揽到怀里。

四目相对的一瞬间,厉勉脑门上现出了大大的疑惑,“赵辙?”

赵辙主动跟厉勉解释起来,“我同学家住这儿,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厉老板,工作上的事,我会抽时间和你对接的。”

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,厉勉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是赵辙故意安排好的。

“嗯。”厉勉还要说什么,被林楷拽住手腕拉着往前跑,“快点,我约的车已经到了,等会要赶不上飞机了。”

赵辙看着厉勉的背影陷入了沉思,眼底闪现一丝恶毒的算计,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,他重新微笑起来,刻意绕最远的一条路,时间把控得刚刚好,遇上下楼倒垃圾的谢岸。

“谢教授,早。”

“早。”

在谢岸面前,赵辙将那些心思收敛得很好,他深谙循序渐进的道理,“好巧,又遇上谢教授了,我同学住这儿。”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