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妃不好追完结42.18万字
最新章节:第202章 辰光(下) 2020-07-15 15:09:16
甜宠 女强 古言 权谋
作者:清香一叶莲 主角:叶辰夕|夏景阳|庆王|江青
清香一叶莲
签约作家
42.18万
累计字数
1
相传,齐州有一才女名满天下,却无人见过其真实面貌。 某天,她缓缓提剑,落发三千退红妆,斩断所有前尘。 从此,世上多了个油盐不进的监察御史。 世人怀疑,太子殿下属猴的,成天无所事事到处瞎晃,美其名曰亲民。 甚至有人怀疑他喜欢男人,因为经常看到他跑到监察御史家串门。 啊,这怕不是要亡国的节奏…… 谁能想到一切皆因一个秘密,一桩悬案开始。
第1章 前尘

出了御书房,辰兮看着夏景阳的侧脸,而他却一筹莫展的看着偌大的皇宫。

她取出金丝流云香囊,绯红着小脸蛋,嬉笑着,将香囊在他腰间系上:“想什么呢,一起出宫走走吧!”

夏景阳看了那歪歪斜斜的绣工,忍不住轻笑:“好丑。”

“不想要还我!”这人怎么能这样,明明很开心收到她亲手做的香囊,还死鸭子嘴硬。

辰兮伸手去摘,却被他抓住手。

他看着她,欲言又止,现在他们之间已无阻碍,他却不敢再次向她提亲。

“为什么是香囊,我要的人偶呢。”夏景阳拐着弯子问到,就这样放手吧,好歹住在宫外,好歹能活着。他要的,只要她的心意,这样就够了。

一对新婚人偶,是他绝望中的冀望。

大理寺走一遭,辰兮也明白他在害怕,但是她还是活下来了呀,在他的权势与周旋下平平安安活下来了。

“明年开春,若是一切顺利,送你别的。”说这话时,辰兮羞得耳根子发烫,他应该听得懂她的意思吧?!

她想嫁给他,给他生孩子,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!

“辰兮,有些事你不知道。”他喜欢的姑娘愿意嫁给他,可却让他苦恼。

夏景阳将她带到宫城上,两人并肩坐着,听他讲述他的为难与苦楚。

“母妃其实有过三个孩子,在我之前,也不知是皇兄还是皇姐,若是生下来排行老二,可惜遭萧氏算计胎死腹中。”

就因为她是皇上最喜欢的妃子,从嫔到妃,一路走来多少辛酸,她从来不说。

若非她身边的宫女告诉他,他还不知道。

“……”后宫黑暗远不止辰兮所想,上一代的争斗,因为皇位的继任,很容易延续到下一代。

“当时萧氏还只是贵妃,母妃是嫔,宁王的生母是皇后。可没过多久,老大双足被老二弄断,朝中主张顺位立储,皇后被废渐渐的被人遗忘,最后莫名其妙的没了。萧氏这才成了如今的皇后,也因为她成了皇后,我才能允许来到这世上。”

至于老三,他的生母巴结萧氏,两人串通一气,皇上不是很喜欢她,所以才能有老三。

“皇上其实心里清楚,但毕竟老二也是他的儿子,但萧氏过于霸道,所以她只有一个儿子,皇上也迟迟没有再立储。再后来,就是皇上与保守派的斗争,强行立我为太子,以此打压萧氏一族。”

然后,就是老二和老四之间不死不休的争斗,朝中逐渐分化出实干派维护皇上和太子。

“我很怕,很怕你和母妃一样。”话到最后,夏景阳的声音忍不住颤抖。

“但是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!”辰兮扪心自问,很清楚自己的想法。如果要留在京都,那么她就要在离他最近的地方,哪怕前路凶险。

辰兮轻笑着看着自己的脚尖悬在空中晃着,他和她,每一步都如履薄冰:“你是任性的太子,我是软硬不吃的大小姐,而且还有刀子嘴豆腐心的皇上在,你还怕吃亏?”

皇上那一辈,他只有一个人,为抗衡各方势力需壮大皇权。

可夏景阳不同,他有皇上做支撑,皇权强盛又稳固,朝中的势利也没有过去那么复杂。

虽说一朝君一朝臣,皇位继任免不了动荡,但之前皇上已打破惯例,以贤立储,那些保守派也被打压得差不多,朝局还算稳定。

“可毕竟在后宫,太子的权利远不及皇后,皇上又阴晴不定。”这次皇上会派人从大理寺把辰兮捞出来,完全是因为她牵涉到战事,还有利用价值。

可一旦辰兮的利用价值被消弭殆尽,皇上还愿意出手相助吗?

他的顾虑,辰兮明白,因为爱得太深,宁愿放手。

“景阳,你之前不是嫌弃我不会依赖你,不懂小鸟依人吗?”辰兮轻轻握住他的手,其实早在梵音寺跟他乱吃醋,她就已经明白,自己的心意。

她学着其他姑娘一样,挽着他的臂膀,靠着他的肩膀。

她现在,没有什么血海深仇,没有那么多的顾虑,能尽情的向他撒娇。

她甜甜的抬起头看着他差异的双眸,这才是真正的她。

“不论生死,我永远是你的辰兮!”

那天,巍峨的宫墙上,看尽京都繁华,她突然靠近他,就像一道微光。

风吹拂起她的发丝,裙摆舞动仿若天女下凡,她的笑,美得让人有种缥缈虚幻的错觉。

他情不自禁轻抚这道微光,只属于他的辰兮,让他再次义无反顾。

“辰兮,我只能承诺尽可能的保护你,我无法再为你任性的服毒自尽,无法同生也无法共死……”

“即便如此,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吗?”

“嗯,因为你是我喜欢的景阳呀!”无论谁先离开这个人世,最后留下的那个承载了所有回忆与思念,才是最痛苦的。

辰兮给了他肯定的答案,他追逐了半年不长不短的答案。

她跳下宫墙拍拍灰尘,却被他双手按在她身后的宫墙,在他怀里无处可逃。

“辰兮,一定得回来,我等着娶你!”趁着四下无人,他吻上心爱的人。

一个吻,绵长,情深,让人沉醉,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笨拙的回应他。

两人情投意合的一幕,却偏偏被不远处回廊上的皇后撞见:“简直无法无天!”

“娘娘,太子不守宫规也不是一两天的事。”随行的女官轻笑提醒。“若叶辰兮最终进了庆王府也罢,若是被太子抢了去,她可不能不守宫规。”

“哼,咱们走着瞧!”皇后白了眼围墙边上的两人,甩下一句话去了御书房。

……

青青墓草,是两人坟前哀悼。

拜别魏太医,辰兮和夏景阳暂别,她代他探望红袖,他代她将亲人接到郡主府。

秋风送走落叶,也送走了她。

烽火照亮了黑夜,离乡的船只突然燃起大火,似与烽火共鸣。

之后,是漫长的白雪,远方传来战报,却始终没有她的消息。

记得她是冬天出生,却不知是哪一天。

无尽的思念中,是一幅又一幅送不出的生辰画像。

一副又一副,直到春季到来,远方传来捷报。

却始终没有她的消息……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