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间月明,君心不换完结135万字
最新章节:第678章 番外(二十) 2021-01-31 20:55:23
穿越 虐恋 王妃 偏执 阴差阳错
作者:俞尘璇 主角:花辞镜/萧霁月
俞尘璇
签约作家
135万
累计字数
1
君影本是西域蕴沧国公主,为了真爱甘愿下嫁大安富商之子阮末,怎料阮末乃是大安皇子肃王,为重归权力中心牺牲掉她和阮家,她被迫服毒含恨而死。重生后,她投生为侍郎花桐的庶女花辞镜,为了不受到家族的摆布,用一颗玲珑心化解了种种危机。然而她的寿命只剩下一年,为了寻找活下去的机缘,也为了找到肃王报仇雪恨,她意外嫁入了慕亲王府,成为了慕王妃。 两人惺惺相惜,终成爱侣,旧日仇恨也随着他们联手合作之下,迎面而解。而后,他们放弃了原本的身份,逍遥天下。
第1章 死不瞑目

睚介山只容纳邪怨之气,天界觉着一劳永逸了,却凭空造出一个秦臻。

秦臻开了灵智,自会有私心,拿不下天界,便对着人间下手,而她为着天衣无缝,又把擅长此道的白尔给弄到了手下,再犯下种种逆道大罪。

她既是现身,便无所畏惧,身边的阵一开,迷雾退散,再看人间已是不见一个活人。

“你们看看这盛景,我会赢的!”

秦臻已然是疯癫异常了,她几近万年以来辛苦更改的气运,布下的阵法,全部连成了一片,以风卷残云之势,向裂缝当中涌去。

而月绾尘和青渊想要阻止的时候,却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灵力蓦然缩减到仅剩三成。

他们二人的慌神看在秦臻眼中,简直就是喜讯,“怎么样?你们一路按照我的安排走来,难道没有想到会有今时吗?”

既要让月绾尘和青渊成为睚介山的祭品,又不能让他们坏了自己的事,所到之处,只要破阵或是救人便是对自身的消耗。

五界仍是五界,天界便是再慌乱,也不能擅闯人间行事,而秦臻正是摸准了这个漏洞,一举成就了自己的计划。

但秦臻并不清楚,在过去,比此时更为难的时刻并不少见,月绾尘和青渊的慌乱不过是转瞬。

虽说一人身上仅余三成法力,可两个人联手出招威力不见得就会小。

只见抱隐剑腾空在面前画了一张巨符,而慕月剑紧随其后,又叠了一张符上去。

就这么三叠五叠不知多少层,令整张符的杀气暴涨到扭曲了旁边的空气。

青渊在左而月绾尘在右,两人奋力复掌推出,巨符便以泰山压顶之势裹挟狂风向秦臻杀去。

秦臻自诞生就走的不是正道,术法更是以邪为主,遇上那二人这般纯正的灵力,结结实实后退了一步。

算计了这些年,到了这一步便是绝对不能放手,秦臻一把抓起白尔,将他顶在了最前面,而手中还捏了一个破雾之诀。

这诀朝着下方丢了下去,出乎意料地像是划破了一张画纸一般,将人间实景展现在眼前。

并非真切的荒凉一片,真实也不怎么好,寂静无声不说,人都躺在了地上。

“我就知你们会这般嚣张,却不知已然在我的掌握当中,你们看看,这才是人间真实的画面。

他们此刻仅仅是陷入深眠当中,但你们若是不听我控制,我就将这些人间的蝼蚁全部消灭掉。

反正人间已被睚介山阻拦了出路,倒不如完全变成鬼域,受我驱使,一举击破天门,再攻占天界!”

要说秦臻确实不一般,能把月绾尘和青渊隐瞒到这种地步,处处受制不说,还要被牵着鼻子走。

当下又用人间作为威胁,可算是极尽所能了,这令二人再不愿轻巧解决此事。

月绾尘将巨符又前推了一寸,“那么你到底想要怎样?便是交易也要说个清楚!”

秦臻祭出一件法器,带着白尔往旁边移了不少,而法器撞在巨符之上,便有撕裂的刺耳之声响起来。

“以你们两个神为祭,成为我手中的武器,将睚介山拖下来,从此成为人间气运汇聚之处。”

月绾尘冷哼一声,“你倒是将这一切安排得够好!”

再不废话,月绾尘和青渊忽然分开了,脚下各踏了一个凌空的阵法,而后又各自亮出一件法器。

月绾尘那边是一柄光泽极为好看的扇子,而青渊手中则是已经恢复了状态的神器瀚海楼。

前有抱隐剑并慕月剑,后有两件超出秦臻记忆的神器,各站一角,竟隐隐形成了另一个陌生的阵法。

秦臻直觉不对,但反应还是慢了一拍。

只见金光从三方神器当中蔓延开来,交织在一起,带着凛冽的寒霜气息,更掺杂了伤魂的煞气,如同烟花一般往下炸裂。

今时眼前一切都被秦臻封锁,而月绾尘和青渊就是要打破束缚,一旦结界碎裂,人间和睚介山的那道缝隙也会被影响。

秦臻怒急攻心,“你们好啊,这是要釜底抽薪!你们小看我,便让你们知道何为不归路!”

毕竟还要控制睚介山的气运走向,秦臻原是留着五分力。

但现下不能再这般,她直接用了鱼死网破的招数,将阵法的阵眼干脆换成了自己的内丹。

既从睚介山来,便用内丹当作利刃,划破阻碍,让万年邪气倾泻而出。

月绾尘不知秦臻这般疯癫,赶不及阻拦秦臻,但见秦臻对内丹施术时,旁边忽有一人于肋下出刀,趁秦臻吃痛时,夺走了她手中内丹。

阵已半成,横插一手功亏一篑。

眼见着露出一角的睚介山又不见了踪影,秦臻心乱,手中所有的诀都丢错了地方,脚下更是踩空直接摔在了楼顶上。

见势,月绾尘和青渊便多加了灵力,似有排山倒海之能,完全割裂了结界。

他二人再落到楼顶时,已是伤痕累累,连站稳当都有些困难了。

秦臻被捅了一刀,内丹有损,神力丧失,她看着持刀那人,话都说不清楚,“白尔……你……背叛我……”

是,动刀之人就是白尔,仿佛一刀还不解气,更开了刀阵,直接给秦臻来了一个“万刀穿心”。

在想要捏碎内丹的时候,白尔被月绾尘拦了下来,“她不能死。”

……

历此滔天巨祸,天界接手睚介山和秦臻一事,而后续则由人间世家打扫战场,月绾尘和青渊彻底从中解放出来。

但他们也并非全然无事,毕竟要和白尔了结旧怨。

一直以来神秘的白尔在摘下兜帽的那一刻,月绾尘便什么都明白了。

“萧霜华,我早该猜到是你。”

秦臻以白家人的性命威胁白尔,送白尔入劫,只为影响月绾尘和青渊。

怎料历劫过后,白尔因心中仍记挂月绾尘,使秦臻计划彻底完败。

白尔自知罪孽深重,再请入狱,便是连告别之语都没有留给月绾尘一句。

此番大难能这般结束,也算不错,好歹未能如了秦臻的意。

几日后,月绾尘和青渊终于回家了,一打开门,怀舒便做出个招财猫的样子。

“欢迎二位,平平安安回家来。”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