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与我共白首完结5.32万字
最新章节:第30章 我来陪你了(终) 2020-02-07 18:48:27
虐恋 豪门 复仇 偏执 打脸
作者:主角亲妈 主角:贺修宸|苏夏
主角亲妈
签约作家
5.32万
累计字数
1
贺修宸像一碗烈酒,明知灌下去会醉,苏夏仍然义无反顾,直至醉得家破人亡,生不如死……
第1章 合适的温床

魏承则用苏夏的遗愿从贺老爷子手里带走了苏夏的遗体,火化、安葬,贺修宸知道的时候,已经是葬礼当天了。

他当场疯了,目眦欲裂地质问:“夏夏是我的妻子,凭什么让他带走?!”

贺老爷子道:“魏家那孩子给我听了一段录音,是夏夏和你去小岛之前录的,她说,死之前最后一个愿望,是不要再和你有关系。”

他不想看自家孙子痛苦,可也是真的心疼苏夏,人都没了,她的遗愿,他无法不满足。

贺修宸的声音被堵在喉间,随着一口血吐出体外,他失魂落魄地说:“我才是夏夏的合法丈夫,你们没资格决定她的归宿。”

不会的,他的夏夏不会那么狠心的,说不定录音是魏承则合成的,他本来就居心不良,他的夏夏不会那么绝情,她也许根本没死,他们都在骗他……

贺修宸一把拔掉手背上的针管,不顾尚且不能行动的双腿,趔趔趄趄地下床,他要去找他的夏夏。

老爷子让护工拦他,皱眉道:“你现在哪里都去不了,给我躺回去。”

贺修宸抬起头,素来波澜不惊的双眸里蓄满了泪水,声音哑得不像话:“爷爷,让我去找夏夏,求你。”

他何曾这样低声下气过,贺老爷子愣住,半晌,让保镖送他去了墓地。

苏夏不喜欢热闹,她的葬礼只有几个好朋友,此时人已经走光了,只剩魏承则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。

听见身后有轮子滑过地面的声音,他转过身,拳头发痒:“滚,别脏了夏夏的墓地。”

贺修宸听不见他说的话了,他的视线黏在墓碑的黑白照片上,心脏一瞬间被掏空,整个丢入风雪交加却又烈火丛生的无间地狱。

保镖推着他上前,那张笑靥如花的照片逐渐占满他的双眼,却又忽然被不速之客遮去了全部视野。

贺修宸满目戾气:“魏承则,滚出我的视线。”

魏承则半寸不让:“该滚的人是你,夏夏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你,把她害死了,还要让她最后的遗愿也落空吗?”

贺修宸听不得遗愿这种字眼,额头上的青筋突起,暴怒:“我再说一遍,滚!”

魏承则不走,贺修宸不再废话,直接让保镖把他架出去,而后,他伸手去触摸墓碑上的笑脸。

那石碑冷硬坚固,有磁力一般,吸住他的手就再也不放开,贺修宸弯着身子,左胸口的疼痛扩散至四肢百骸,险些夺走了他的呼吸。

“夏夏,不是说一起死吗?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?”

“明明说着恨我,为什么要在最后关头保护我?你是爱我的,对吗?”

“夏夏,下面黑吗?冷不冷?不要怕,很快,我就来陪你了,等等我……”

贺修宸像在宣誓,又如同自言自语,絮絮叨叨地说了两个多小时,风刮过,带着倒春寒的料峭,他猛烈地咳了几下。

猩红的血液随着涌出,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靠着墓碑,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。

再醒来是在医院,医生说他急火攻心,吐了几次血,身体又还没好,需要平心静气,好好调养。

贺修宸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他看向窗外,冒出新芽的枝头,苏夏在那里冲他笑,他伸出手,想摸摸她的笑脸,她却慢慢远了。

老爷子以为,这次打击会让他一蹶不振,然而,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贺修宸从墓地回来后,不吵不闹,安静得像个死人。

所有的悲伤都压在心里,这不是好现象,老爷子想尽办法让他发泄,无济于事,他自我安慰,心想:时间能治愈一切暗伤,久了就好了。

然而,贺老爷子万万想不到,时间没让贺修宸痊愈,反而让他越陷越深。

他出院那天没回家,带着几个保镖直奔苏夏的墓地,要挖她的骨灰。

老爷子差点吓得当场过去: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贺修宸眼睫低垂:“爷爷,他们说,人死后会给放不下的人托梦,夏夏护住了我,说明她还爱我,可她从来不进我的梦里。”

“爷爷,她没死,对不对?”

贺老爷子道:“修宸,爷爷知道你爱她,可她已经走了,死者为大,入土为安,不要再做傻事了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贺修宸轻描淡写的一句,固执属性再度爆发,将苏夏的骨灰从地底掘出,送去做基因鉴定。

魏承则闻讯赶来,将他按在苏夏的墓碑前打得头破血流,他一下都没还手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——一定是假的,他的夏夏一定还活着。

然而,现实永远残酷无情,基因比对结果送到贺修宸手里,他的夏夏,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。

贺修宸蜷缩在空荡的床上,心痛得浑身痉挛,第一次知道哭着睡去是什么滋味。

他消沉了,整整三个月,不见天日,看哪里都是苏夏的影子。

客厅里,她站在餐桌边,面前是热气腾腾的饭菜:“修宸,你回来啦,我刚学的菜哦,快来尝尝。”

阳台上,她坐在藤椅里,捧着喜欢的国外小说:“修宸,这个女主角好可怜,她爱的人全部死了,最后只剩她一个人。”

花园里,她弯腰摆弄玫瑰,苦恼地嘟着小嘴:“修宸,这株花好像坏了,颜色不对,是不是有虫子咬根啊?”

“修宸,修宸……”

一声声,似乎还在耳畔,贺修宸从梦中惊醒,满室的冷空气,他伸手,抓不住流逝的光阴,亦抓不回怀念的过往。

贺修宸缩成一团,闭着眼,回到梦中,追逐她嬉笑着跑远的身影:“夏夏,等我。”

这晚之后,贺修宸踏出别墅,像是一夜之间痊愈,正常工作应酬,安排贺家大小事务,手段强势得一如既往。

可是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他变了,变得不再有七情六欲,行尸走肉,一心向死。

贺修宸听朋友说起,好笑地想:怎么会没有七情六欲呢?

他想他的夏夏,想得快疯了,没有她的日子,一分一秒都是凌迟,她一个人在下面,八成也吓坏了,他要早点去陪她。

贺修宸成了不知疲累的机器,拼了命工作,短短半年,给贺家的霸主地位打上了专属烙印,至少二十年内,无人能动摇。

一年后,贺修宸把他聪明能干的堂弟调进总公司,用尽所有心力培养,于第二年将他推上总经理的位置。

又一年,贺修宸完成全部的股份转让,力排众议,把公司连同贺家,一并交到了堂弟手里。

所有人都说他疯了,这么做是把贺家往绝路上推,但贺修宸比谁都清醒,他知道堂弟可堪大任,而他有着急要见到的人,没时间再教他。

苏夏走的第三年,夏天,贺修宸打开尘封的实验室,从试管架上取下最后一支高纯度病毒,亲手把病毒推进自己的血管里。

他一个人去了初识的小木屋,坐在当年的位置,怀中抱着苏夏的白色外套,脸颊贴在上面低语:“夏夏,别怕,我来陪你了。”

他撑不下去了,说好生死相依,便只能辜负她临死的舍命相护。

这一辈子爱得太苦,到了黄泉,他们都要多喝几碗孟婆汤,将前尘往事尽数相忘,来生人海相遇,不负韶华不负卿。

【全文完】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