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曾是我也是你完结5.34万字
最新章节:第28章 从结尾回到开始(大结局) 2019-11-20 09:38:35
虐恋 悲剧 苦恋 现代 情深不寿 绝症
作者:龙卷不是风 主角:温雅|顾皓文
龙卷不是风
签约作家
32.91万
累计字数
5
如果顾皓文是风筝,那温雅就是他身上的线。 飞得更高更远时,顾皓文嫌弃温雅是拖累, 直到这根线消失,顾皓文才发现自己变成了风中的塑料袋,漫无归宿,毫无用处。 再也没有一个人,能够用四年青春照耀顾皓文,然后陪他吃三年苦,再用三年包容他的放荡晚归。 即使生死未知,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包容。 那样温柔又那样坚韧,只有温雅。 “倾我一生一世念,来如飞花散似烟。” 相爱这词,有多漂亮,就有多心酸。
第1章 监狱会面

简君翊找人救了跳海的顾皓文,顾皓文一醒来,就坐飞机赶回深圳。

落地时已是傍晚,风声呼啸,深圳的台风就要来了,行人四处奔走,脸上都是仓惶的表情,顾皓文一步一顿地往前走,像棵在风中扶摇的树,天黑了,街边的灯一盏一盏亮起来。

半个小时后,顾皓文站在和温雅生活了三年的公寓里,他想,就算要死,也要死在和温雅共同生活过的家里,不然怕她认不出自己。

门铃声响起,顾皓文愣了一下,然后冲过去开门,他还在想,会不会是温雅站在门口,笑着说是恶作剧,惩罚他以前说过那么多谎。

是一个黑衣男人,他递来一个箱子,声音不带起伏地说:“这是温雅小姐的遗物,简先生让我交给您。”

顾皓文颤抖着双手接过,那男人刚离开没多久,顾皓文就收到简君翊发来的一条短信,只有简单的一句话。

温雅要你好好活着。

除了简君翊,没人知道这是温雅对顾皓文情真意切的祝愿,还是字字泣血的诅咒。

盒子里只有两件东西,一个日记本,一个戒指盒。

那个日记本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,温雅以为就算自己死了,顾皓文也不会再多看她一眼,所以没有留任何遗言。

翻到最后,顾皓文发现一张被夹起的纸,拿起来,看了一眼,他脸色突然变得惨白,那张纸轻飘飘地落在地上。

“倾我一生一世念,来如飞花散似烟。”

三个月前,温雅在家门前的小庙求到这支签,夏日骄阳下,她打了个冷颤,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要不要写一份遗书,后来就想,算了吧,万一能治好呢,。

那时,她很想活下来。

在空荡荡的屋子中央,顾皓文颤抖不止,感觉温雅的面容前所未有地清晰。

过去那么多年,每一个场景,每一句话,每一个表情,都看得那么清楚,那么真切。

每一个温雅,二十岁的,二十四岁的,三十岁的,都来到了他面前,微笑着,烦恼着。

他看到温雅把头埋在他的胸膛,满脸憧憬地说:“你等着我,等我毕业了,我就去找你。”

他又听到温雅在电话那头说:“你别想不开,我马上就去深圳找你。”

她不在了,顾皓文突然想起来那个人已经不在了,他的泪水在眼框里滚滚地转,烫的心生疼,他想,这次再也没有人说要来找他了。

黑色的戒指盒里,一只暗哑的金色戒指静静竖立,中间镶钻的凹槽上,什么都没有。

在别人看来丑陋无比的指环,却被温雅视若珍宝。

温雅有这么个脾气,一样东西属于她了,她总是越看越好,以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。

顾皓文知道,因为他曾经是属于她的。

他抽搐着深呼吸,想取下那枚戒指,却只拿起一半。

顾皓文心里像是有什么突然炸开了,脑袋嗡嗡地响。

曾几何时,顾皓文和温雅的爱情是闪着光的钻戒,现在只剩下两个再也没办法聚合的半圆。

阴阳相隔,不复相见。

窗外,是黑漆漆的夜和遮天盖地的雨,惊雷不断响起,顾皓文推开门冲了出去,他站在雨里,像一只孤单的小船,在雨和夜的海洋里飘摇、颤抖。

再也没有一座名为温雅的港口,静默等他归来。

后来有一天,顾皓文喝得大醉,在街道上哇哇狂吐,那时已经午夜了,彩灯闪烁,歌声飘扬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顾皓文吐完了,哆嗦了两下,突然呜呜地哭起来。

沈助理有点不知所措,推了他两下,先叫老板,再叫顾总,最后直呼其名,“顾皓文……”

顾皓文呜咽着说:“你帮我……打个电话……”

“给谁?”

“温雅。”

沈助理拨打电话的手停下来,皱着眉,无奈地看着顾皓文,他想说节哀,又觉得没什么用。

顾皓文突然从地上爬起,抢过手机撕心裂肺地喊:“温雅,我爱你,你回来,回来啊……”

电话那头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顾皓文跌坐在地上,双手捂脸,浑身剧烈地颤抖,像只狗一样地哭嚎。

远处传来一阵欢呼声,几束烟花在半空中像雨一般绽放,照得深圳满城通明。

第二年,温雅生日那天,顾皓文去了温雅父母的墓前,跪着烧了半个小时的纸钱。

他将每一张黄纸冥币都仔细抚平了,再看着它们承载着自己的歉意被火焰吞噬。

顾皓文的脸颊削瘦地不成样子,鬓角竟已生出白发,他的眼神中再找不出从前不羁放荡的影子。

顾皓文青白的脸被隐隐绰绰的火光映照着,他说话的声音很低,像害怕惊扰地下的亡灵:“伯父、伯母,我……”

顾皓文不敢叫爸妈,他觉得自己没资格。

顾皓文哽咽道:“要是再重来一次,我一定不会再去靠近温雅……”

站在远处,看她拥有更好的生活,去百老汇的舞台上演出,和另一个家庭完满的人结婚,再生几个孩子。

遇到温雅以前,顾皓文对自己孤儿的身份耿耿于怀,为什么别人都有人疼爱,可以获得幸福,而他生来就孤寂寥寥,失去温雅后,顾皓文懂了,是他不配。

温雅的爱,他从来都不配得到。

从墓园出来,顾皓文坐飞机去了美国。

百老汇的演出现场气氛热烈,每一个舞动的翩跹灵巧的身躯看着都像是温雅。

一片欢声笑语之中,顾皓文忽然无声无息地抖了一下,泪流满面。

……

“说,爱不爱我?”

温雅低着头站在树下,脸颊和耳根一片绯红,她绞着出汗的手,害羞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顾皓文长叹一声,装作失落的样子,“不爱就算了,我回去了。”

温雅猛地扑进他怀里,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腰,声音低地只有鼻子才能听见:“我爱……”

“爱我?”

“嗯,我爱你。”

顾皓文兴奋极了,对着温雅的嘴亲下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温雅憋不住了,猛地抬起头,幸福地呼了一口气。

月色下,她的眼里像星星一样闪着光。

那是十年前的仲夏,繁星满天,草木葱茏,一对男女紧紧拥抱着,微风轻轻拂过他们身旁,就像耳边的叹息。

那年她二十,他二十二,在那时,生活原本有无数种可能。

(完)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