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亿童养媳完结106.16万字
最新章节:第五百二十二章 番外二十八、儿女双全 2019-07-04 21:54:34
萌宠 女强 傲娇 轻松 腹黑
作者:迷迷之音
迷迷之音
签约作家
345.01万
累计字数
5
“我有个祖传宝物要送给你。” “啊?” 他是禁欲系总裁,毒舌傲娇,对她视若无睹。 她与母亲失散,被带回,成为他的潜在供体和命定的妻子,却不甘心被人摆布。 看不对眼的两人,大玩征服游戏,他撩妹技能开挂,她分分钟惹他暴走。 “听不懂?我想跟你生猴子。”某男邪恶勾唇。 某女娇嗔:“讨厌!”
第一章 你被开除了

“因为我是孤儿,从小为了生存,不得不学会很多技能,我以前尝试过多种谋生手段,也在农场待过一段时间。”Edomer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丝伤感。

梁黛微眼中满是疼惜:“跟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吧,从小到大的,我都要听,尤其是我不知道的些阶段。”

“好。”Edomer毫不犹豫地对梁黛微敞开胸怀,开始讲述往事,“我出生在一艘船上,我的母亲刚生下我,就跳海了,没人知道她的来历,更没人知道我的生父。后来,船长收养了我。

但海上的恶劣环境不适合婴儿生存,他就中途停船,把我寄养在了他亲戚家里,给我留了一笔生活费。那家人对我并不上心,我饱一顿饿一顿,常年在辱骂和殴打中渡过,等我几岁的时候,听人说我爸爸是位船长,甚至我连他的名字叫什么,长什么样,在哪里,都没弄清楚,就出发了。

我一路乞讨,帮人干力所能及的一点活,靠着这个,我竟然学会了很多技能......结果,我耗费了很多年,都没有找到那位船长。直到我十几岁的时候,费尽功夫到船上当了船员,花了好几年的功夫,才打听到了那位船长。然而,等我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得了重病,奄奄一息了。

他告诉了我实情,告诉我他并不是我父亲,也不知道我父母是谁,我的一切都是个迷。那时候,我觉得我的人生意义丢失了。我这么多年,吃尽苦头,与其说是在寻找亲人,不如说我是在寻找温暖,寻找活下去的意义,告诉自己,这世上还有人在乎我,需要我,然而,那一刻,全部都坍塌了。

我丢魂一样离开了那里,然后开始放浪形骸。似乎我天生是靠海吃饭的,我在海上如鱼得水,后来得到重用,很多富商的货物都委托我帮他们运送,靠着他们,我渐渐发达起来......”

听着Edomer叙述,梁黛微眼前浮现出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,畏畏缩缩地在街头乞讨,然而,从他身边经过的衣冠整齐的男女,都投给他一个唾弃的眼神,他小小年纪去给人做苦工,老板故意给他大人干的活,却只给他少得可怜的一点酬劳。

听完Edomer的讲述,梁黛微早已泪流满面,动情地抱住他:“Edomer,你太可怜了,我以后要用全部力量爱你,我要给你你应该有的所有爱。”

“都过去了,幸好我后来遇到一位神父,他启发了我,让我没有一直在邪途上走,能正常的看待人生。只是跟女人随便交往的习惯去一直改不了,直到把紫苏救回了岛上,我才奇迹般地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。”

“看起来,有三个对你人生影响很大的人,一个是船长,然后是神父,最后一个就是我姐姐了。”梁黛微总结。

Edomer反手抱住梁黛微,点头:“你总结得很到位。”

梁黛微深情看住Edomer:“我要做对你人生影响最大的第四个人。”

Edomer一改平日的玩世不恭,目光深邃地看着梁黛微美丽的脸庞:“好。”

两人齐心协力把地里的草清理干净,撒上菜种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看着彼此的劳动成果,他们会心一笑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他们每日吃吃喝喝,日夜颠倒,但也没耽搁正事,远程处理公司那边的事务,遥控指挥。

在了解到Edomer的身世之后,梁黛微对他的爱就变得更加丰富了,两人的相处越发融洽。美好的时光总是跑得特别快,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月,公司那边已经开始催他们回去了,他们只好给出了一个期限。

两人天天携手去看他们的菜地,在约定期限到的前两天,菜苗终于冒出了两瓣芽。

对于害Edomer不能在琉璃岛长住,梁黛微满含歉意:“我拖累你了,不然,你在这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多好。”

Edomer一脸不以为意地安慰:“没关系,可以等我们退休了再来这里长住,对了,我还有花种,我们把花也种上。”

而就在两人要携手朝着楼房走的时候,厉彦南的电话打进了Edomer的手机。

Edomer拿出手机看了看,眼中露出点异样,没有马上接。

梁黛微禁不住问:“谁打来的电话,你怎么不接。”

“是厉彦南。”Edomer说接话,接起来,“厉总......恭喜恭喜......情况严不严重......需不需要我联系国外的权威专家......好,保持联络.......”

“亲爱的,怎么了?”梁黛微见Edomer一会喜一会忧愁的,等他挂了电话,赶紧问。

“紫苏生了,生了个儿子,但她血型特殊,本来怀二胎都是有很大风险的,之前已经最大可能做了预防,生产时还是出了状况,差点危及生命,虽然暂时脱险了,还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出状况,还需要观察。”Edomer大致说明了情况。

梁黛微眼睛一热:“Edomer,我想去云岛看看情况,姐姐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,我想在这时候陪着她。”

“当然。我们什么时候走?”Edomer毫不迟疑地表示赞同。

“我想现在就走。”梁黛微看着远处已经有一半淹入水里的太阳,有点迟疑地说道,“晚上开船,你可以吗?不然我们等天亮再走。”

“没事的,你这么着急,我们马上去收拾东西开船好了,你要相信我的技术,我可是天生靠海吃饭的人。”Edomer信心满满地说着。

“好。”梁黛微大力点点头,“我想先跟姐姐通个电话。”

“你打,我去收拾衣服。”Edomer拿起自己的手机,拨了厉彦南的号码,没等接通,就塞给了梁黛微,然后自己快步朝着楼房跑去。

“老婆,梁黛微要跟你说话,你可以吗?”

远在云岛的病房里,厉彦南接到电话,知道梁黛微找紫苏,便拿着手机走向她。

紫苏脸色还有些苍白,在被子里动了动身子,伸手:“给我吧。”

厉彦南把手机递给紫苏后,马上拿了边上的毛巾给她擦额头的虚汗。

他听不到梁黛微那边说什么,但从紫苏的回应,就能推断一二。

“没事,我没那么严重,彦南夸大其词了.......你们在琉璃岛上多玩些天,不用急着赶过来的.......我真没事.......好吧,好吧,你们海上小心点......好,那我休息了,再见。”

见紫苏挂了电话,厉彦南把手机拿过来:“梁黛微说什么?他们要来从琉璃岛赶来我们这里?”

紫苏嗔怪地瞪了厉彦南一眼:“都是你,说得那么吓人,害他们老远赶来。”

“你才生了几个小时就忘了当时医生跑出来问保大人还是孩子,把心怡都吓得早产了。”厉彦南丝毫不认为自己夸张了。

“最后不是有惊无险吗,只是连累心怡了,好在他们母子平安,胎儿虽然是早产,也有七斤多,发育得不错,不然我该愧疚了。”紫苏其实还是心有余悸的,只是劫后余生,想想也没有那么严重了。

“还要观察,不能大意了。”厉彦南板着脸说道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紫苏无奈地答道,但嘴角却不自觉地溢出一抹甜蜜的笑。

“看起来,梁黛微是真的关心你。”厉彦南想着说道。

紫苏点点头:“是啊,听得出来,她还自作主张地叫我姐姐了。”

“被人叫姐姐的感觉怎么样?”厉彦南问。

紫苏抿唇笑笑:“不知怎么了,这个时候听到,好像感觉还不错。”

“苏苏,苏苏。”

厉彦南还准备说下去,厉心怡咋咋呼呼地推门进了病房,后面还跟着韩亦轩。

“你怎么这时候跑过来。”厉彦南严肃地看向厉心怡,很快又落到韩亦轩身上,眼神变得更凌厉。

韩亦轩无辜地摊了下手:“我叫不住。”

紫苏坐起来,脸上透着关切:“心怡,你不是才生了吗,这时候不能下床乱跑。”

“苏苏,你没事吧,我没用,在你最危险的时候,竟然什么都没帮上。”厉心怡担心又愧疚地看着紫苏,走近。

紫苏赶紧伸手拉她:“我没事啊,你看我,不是好好的吗。快到床上来,别凉到了,会留下病根的。”

“我听他们说了,可是我想亲眼看看确认一下,你看起来气色虽然不是很好,但还能起来跟我说话,看起来是没出大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梁黛微说着话,还真进了紫苏的被窝。

两个女人亲亲热热地在一个被窝里说话,被晾在一边的两个男人相视一眼,到底识相地出去了,关上门,把空间留给两个好闺蜜。

“等会就把你老婆带回去,别影响我老婆休息。”

走廊上,厉彦南粗声大气地对韩亦轩说道。

“我老婆不需要休息吗,而且,别忘了,她不止是我老婆,还是你妹妹,你就这么当哥哥的,一点不心疼妹妹?”韩亦轩毫不客气地还击。

“她有你一个人疼就够了,紫苏不是也没有哥哥心疼她?”厉彦南理直气壮。

“.......”

说得好像很有道理,韩亦轩无言以对。

章扬在这时候走过来:“你们两个男人为这事吵,幼不幼稚?”

发现章扬,厉彦南和韩亦轩一时都忘了自己早的时候还在吵架,默契地并肩走过去,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给章扬暴击:“我们两个都有儿子了,你赶紧努力吧。你传说中的老婆呢?不会被你搞没了吧?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美女从走廊那头较劲一样快步朝着这边走来,手里各自牵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。两个孩子一个看着有四、五岁的样子,一个大约两、三岁。

“章扬,你不认账我们现在就去做亲子鉴定。”

“章扬,孩子都叫你爸爸了,你这样躲着,良心不痛吗?”

章扬捂脸,吓得拔腿就朝另一头跑去。

“刚刚说人没有,结果不声不响,都儿女双全了。”韩亦轩嘴角抽搐。

厉彦南挑眉:“还齐人之美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全文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每月强推
同类推荐